现在就想吃火锅

二战AU

纳粹军官与丹麦男孩

冬第一人称


(三十六)

几乎是一眨眼间,夏天悄无声息地来了。


抛却的灰扑扑的冬日,眼下尽是浓墨重彩的绿与连绵不绝的晴空,整个哥本哈根好像一具了无生命的沉闷雕像,被抛进了真正的童话世界里,瞬间拥有了生机。海鸥振动翅膀携来的风带着一丝咸味,灌入胸腔内却是意外的清爽通透。不知名小径两边的灌木丛中也早早垂挂起新鲜的树莓,咬一口便是沁到心里的甜味。


我想泽莫少爷应当还没有吃过路边的树莓便又多摘了几颗揣进口袋里。穿过明媚的庄园,青绿的树叶在脚底洒下斑驳的影子,如果仔细看得话,此时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倚靠在书房的窗前。


“又在写诗了?”


我站在门...

二战AU

纳粹军官与丹麦男孩

冬第一人称


(三十四)

这周我再次见到弗兰克的时候,他装模作样地品着一杯施特烈嘉酒,我知道那玩意其实喝起来就是甜橘子的味道。


我刚坐下来喊来服务员,他就凑了上来,满眼好奇。

“你最近是不是泡妞了?”


我怀疑我自己幻听了。


“你再说一遍?”我冷眼瞧他。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看你特别顺眼,这张脸瞅着比以前阳光多了,一天中笑的次数也增加了,明明每次我讲的笑话都是差不多的。”


“你也知道你那些都是老掉牙的笑话。”我停顿片刻,“你的意思是你以前看我不顺眼?”


“所以真泡着妞啦?没什么不好意思和哥们说的,聊一聊?指不定哥们我还...

二战AU

纳粹军官与丹麦男孩

冬第一人称


石墨戳👇

https://shimo.im/docs/7Hd25sHLY6oaX2bv/ 

二战AU

冬第一人称

纳粹军官与丹麦男孩


石墨👇


https://shimo.im/docs/fuHGnN4HRUYqVvjq/ 

二战AU

冬第一人称

纳粹军官与丹麦男孩


(二十)

他的眼睛像湖水里坠落一片雪花,纯净的同时,泛起些微的波纹,似是又有些迷茫的。


泽莫少爷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他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吗?他才十五岁。


我猜他也许有一个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也是学芭蕾舞出身,能和喜欢的人成为彼此的舞伴,无疑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


第一天的《睡美人》是私心而跳,之后的每一次授课,我都规规矩矩地从头开始指导他练习男子芭蕾基础。芭蕾很难,同时也很痛苦,当然是肉体上的痛苦。如果连肉体上的痛苦都无法忍受,很快也就会演变成心灵上的痛苦。


“我不想学了。”我分不清这是第几次泽莫少爷说这句话了,他软而无...

1 / 5

现在就想吃火锅

© 现在就想吃火锅 | Powered by LOFTER